一带一路”与G20

来自一带一路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带一路”与G20:交响乐与合唱曲

  习近平主席在杭州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指出,中国的发展得益于国际社会,也愿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产品。“一带一路”倡议就旨在同沿线各国分享中国发展机遇,实现共同繁荣。

  “一带一路”不是独奏曲,而是交响乐;G20不是男高音,而是合唱曲。两者都因中国而放光彩。

发挥身份优势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的金砖国家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中国的多重身份及统筹协调能力,使其可以在G20三类国家——G7、金砖及中等强国之间,扮演协调人的角色,并且统筹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发达国家的主张和诉求。

  而且,中国正从全球产业链的低端走向中端,局部步入高端。中国既可以与发达国家合作开发亚非发展中市场,也可以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分享中国鲜活的现代化经验,这就是建设“一带一路”的双环流经济理论所显示的。

凸显领导能力

  中国的议题设置能力、感召力与领导力,决定了此次峰会的成效乃至G20的前途命运。G20杭州峰会,成为G20历史上发展中国家参与最多、代表性最广泛的一次峰会。此次杭州峰会,成果不仅超越以往,而且起到了将G20从危机应对变成长效治理机制的关键性作用。

  “一带一路”倡议在国际上的热烈反响更是中国领导力、感召力的鲜活写照。目前,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其中,我们同30多个沿线国家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同20多个国家开展国际产能合作,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也态度积极,以亚投行、丝路基金为代表的金融合作不断深入,一批有影响力的标志性项目逐步落地。“一带一路”建设从无到有、由点及面,进度和成果超出预期。

不负世界期待

  在中方推动下,“包容和联动式发展”成为G20杭州峰会的重点议题之一。峰会第一次围绕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制定系统性行动计划。全球互联互通倡议也是此次峰会的内容之一,这与“一带一路”思想高度契合。

  “一带一路”是中国提出的国际合作倡议,通过开展跨国互联互通,提高贸易和投资合作水平,推动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实现中国与世界的互利共赢,本质上是通过提高有效供给来催生新的需求,实现世界经济再平衡。“一带一路”的首要关注就是基础设施投资。发达国家普遍面临基础设施改造升级的任务,发展中国家更面临着建造、换代等重任,这是比所谓的再工业化更能推动世界实体经济增长的路径。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缺口,是亚投行、“一带一路”倡议取得如此世界效应的根源。

拓展中美合作

  G20杭州峰会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功均表明,不同于西方基督教思维,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包容开放。中国协调发达国家、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家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未来国际秩序的最终走向;而其中,争取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支持,是G20、亚投行、“一带一路”建设的方向。

  有种抹黑说法认为,“一带一路”是另起炉灶、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其实,G20杭州峰会取得的成功显示出,中美合作的作用不可或缺。美国是世界所有国家的邻国。无论是亚投行还是“一带一路”建设均绕不开美国,也不应绕开美国,应积极争取美国政府、企业、民众和美元的支持。实际上,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也会给美国带来机遇。正是看到这一点,所以美国国内很多人建议,应寻求将“新丝绸之路计划”与“一带一路”对接,加强与中国在地区经济、安全治理上的合作。

  不管怎么样,中国的智慧是借力、借势,应对美方阐明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世界经济增长和地区稳定,争取美方支持。中美应该讨论如何合作建设亚投行和“一带一路”。比如,美国在软基础设施的规则、标准上的优势与中国在硬基础设施上的优势结合;美国在安全体系上的优势与中国在经济上的优势结合,开发第三方市场等,推动各自经济发展模式转型、全球化转型,并在这一过程中实现中美关系转型,这也为各方所期待。

  总之,世界日益增长的国际公共产品的需求与落后的供给能力之间的矛盾,就是建设“一带一路”的动力。亚洲基础设施有八万亿美元的巨大缺口,所以中国倡导成立的亚投行才会取得如此成功。“一带一路”需要中国和美国等其他国家一起合作提供公共产品,这是中国“一带一路”受欢迎的重要原因。“一带一路”与亚投行是包容、共享的区域合作架构,相关国家不应戴着有色眼镜抵制;相反,早参与早得益。要以21世纪新型国际关系理念看待“一带一路”所开创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与命运共同体。